煙花美文網
當前位置: 首頁 > 經典散文 > 散文精選 > 村頭,那口老井

村頭,那口老井

2019-06-01 11:42:01 散文精選 來源:http://m.sanlunwang.com 瀏覽:

導讀:   年華里,總有一些鎖不住,卻又揮之不去的憂傷:是牽掛,還是記憶?  --題記  歲月如刀,刀刀催人老,老去的不單是容顏,還有記憶。......

【m.sanlunwang.com - 散文精選】

  年華里,總有一些鎖不住,卻又揮之不去的憂傷:是牽掛,還是記憶?

  --題記

  歲月如刀,刀刀催人老,老去的不單是容顏,還有記憶。

  那條走了很久很久的泥路,長滿荒草,孤獨地沉寂著;那個生我養我的村莊,被夷為平地,種上了麥子。村頭的那口井,老成了記憶。

  時光,如流水般浸潤你我,及每一個步履匆匆的日子。

  每次回去,駐足在老井的旁邊,看著彎彎曲曲的小路,通向每個村莊,仿佛在述說著什么,卻不知從何說起。日子一天天過去,老井一直無言,而我只能溫柔地看著它。

  陽光,本沒有色彩,萬物就是它的顏色;夜晚,本沒有明暗,眼睛就是它的眸子。花開,只為緣。那么,記憶可以儲存多久?很怕,逝去的歲月,如剎那芳華,連記憶的底片也會模糊不清。

  于是,當暖陽隱退了她的溫柔,趁夜色悄然而至,翻起舊時的光陰,細細品味那些生澀而簡單的文字,不管是零落的,還是細碎的,憂傷還是甜蜜,清貧還是富裕,懵懂還是嬉戲,在這個冬日的午夜,氤氳于心。

  記不清是什么時間,反正很小的時候,就知道那口井。土坯房,泥濘路,總有很多人挑著水桶,到井口擔水。或者,兩個小孩子抬水。圓圓的井臺,井深不過五米,可是那水總是源源不斷地涌出,供給著附近幾個村莊的人用水。那清清的井水,給了多少人甘甜的回味。

  春暖花開,大地一片生機。大人們都忙著春耕,而我們這些小娃娃放學后,幫著爺爺奶奶澆菜園。調皮的孩子,端著小小的盆子,來到井口邊,那些大一點的孩子們從井里打水,分別倒進小盆里,然后屁顛屁顛地端到園子里,澆灌著幼小的菜苗。不小心,小腳丫踩著蔬菜苗,惹的老人大聲叱責。而我們,只是當著聽不見,又一蹦一跳地奔那口井去了。此時的井邊上,來了很多挑水的大人。他們把那些半大的孩子們,趕跑了,而且呵斥著:誰家的孩子,這么頑皮,掉到井里,怎么辦?去,快走,不然揍你了!于是,我們一窩蜂地都散了,沖著那些大人,做著鬼臉。

  大地上,很多無名的小花,在風風雨雨里,默默綻放;歲月里,無數起錨的輕舟,于千山萬水中,孤獨遠行......

  激情炎夏,萬物欣欣向榮。那些金黃的麥穗,張揚著成熟的風韻,農人臉上笑開了花,希望如雨后的筍芽,競相生長。你看,鐮刀飛舞,大人們的臉上,汗水滴入泥土,麥香混著泥土的芳香,蕩漾在鄉村的上空,久久不散。而我們這些娃娃,也不去麥地里撿拾麥子,卻在田野里嬉鬧著,惹的大人們不高興:娃娃們,回去幫我們抬點井水喝,好嗎?于是,我們一個個的都跑回去取水。此時的井邊,是靜悄悄的,陽光很好,井旁的那塊石板無聊地泛著青光。于是,幾個小孩子來到這里,站在青石條上,讓大一點的哥哥姐姐搖著轆轤,木桶漸漸地搖了上來,清而涼的井水把瓶子盛滿,多余的井水都倒在我們的小腳丫上,好舒服呀!當我們玩好了,回到麥地的時候,大人老遠就吆喝著:都吃中午飯了,還來干嗎?我們都渴死了!

  當落葉飄零,原野一片荒蕪時,秋天已在眼前,我們坐在了村子里唯一的一間教室里讀書了。從老夫子的口里,知道了很多關于那口井的故事。在那個落后的年代里,沒有自來水,只能打井吃水,可是打了很多個地方,就是沒有清澈的水質,要么渾濁,要么很短的日子里就沒有水,為此大人們傷透了腦筋。最后,終于選擇了村頭這個地方,這眼井水供應著附近幾個村莊的人們飲水。老夫子告誡著我們,不要浪費水,要愛惜水,不要忘了那些挖井的人。秋天,是個成熟的季節,而我們這些懵懂的娃娃們,似乎跟這個季節一起成熟著。

  沒有鄉愁的土地,是蒼白的。一個失落了鄉愁的人,一生無家可歸。從此我的夢里,有了你的身影。

  今夜的風很輕,當兒時的那首童年在耳邊回響時,我已經奔波在千里之外的異鄉了!靜靜地讓音樂漫延,讓窗口的梅香飄進客居的房間......

  記憶的冬天,那井里的水是溫溫的,可是凍著的泥土路,不知讓我們摔了多少次跤。于是,當雪花親吻著大地的時候,很少到井邊玩耍了,而且有很多作業要做,也沒有那么多的時間了。可是,那夏涼冬暖的井水,是我永遠的牽掛,還有那口井,子夜未眠,總是浮現在腦海。

  時光荏苒,流水寂然。時過境遷,很多個日子過去了,村莊早已被鏟平,種上了莊稼。那條泥濘小路,那個菜園,那些小樹,都被歲月拋棄了,物非人非。而那口老井,也早干涸了,不知是什么原因。看著那一排排整齊的樓房,潔凈的自來水,還有水泥路,卻怎么也找不到那土坯房的溫馨,土路的歡樂,井水的甘甜了。

  雪小蟬說,杯水之間流淌的是緣分,唇齒之間洋溢的是真情,你的茶,給我一段美好的回憶時光。而你,家鄉的老井,從牙牙學語到青春漸逝,以至華發滋長,你的陪伴,豈是一段時光回憶,終生難以釋懷。

  如今,客居在他鄉,許多關于那口井的記憶,逐漸明朗起來。那口老井的味道,更濃了。它見證了人生的成長經歷,老井串成的記憶,成了永不褪色的牽掛。

  過客匆匆,匆匆過客。世間萬物,都是天地間的過客。一個人的聲音和足跡,如果能被另外一個人深深的懷念和銘記,這便是永恒。

  即使,有一天,老井消失了,心中的那口井,依然冬暖夏涼,滋潤著靈魂!

相關熱詞搜索:村頭,那口老井

最新推薦散文精選

更多
1、“村頭,那口老井”由煙花美文網網友提供,版權所有,轉載請注明出處。
2、歡迎參與煙花美文網投稿,獲積分獎勵,兌換精美禮品。
3、"村頭,那口老井" 地址:http://m.sanlunwang.com/html/20190601/792454.html,復制分享給你身邊的朋友!
4、文章來源互聯網,如有侵權,請及時聯系我們,我們將在24小時內處理!
彩票计划内部群 昌邑市| 手机| 博罗县| 京山县| 丰城市| 沅江市| 乌鲁木齐市| 明光市| 余庆县| 东乌珠穆沁旗| 军事| 石渠县| 云林县| 玉田县| 耿马| 商洛市| 阿坝| 西安市| 铁岭市| 正蓝旗| 景泰县| 巴彦淖尔市| 池州市| 合江县| 宁海县| 龙江县| 西昌市| 河源市| 清河县| 石屏县| 丁青县| 开江县| 饶河县| 大方县| 鱼台县| 瓦房店市| 深州市| 澄江县|